扇鬼

全职高手相关,主正副队联盟,虽然腐但是坚持自己写的是清水友情向文,不吃all叶吃叶all,文州新杰小江三大本命,文州cp吃喻黄喻周喻叶喻

【双玄】【晓薛晓】终负白衣

在原文剧情基础上填了自己的yy

薛洋第一次看到贺玄,是在水里,准确的说,是在水面上。

那年他还有着小指,还尚存一丝善念,而贺玄那时还是家庭美满。

薛洋那几天都没有讨到饭食,便想到郊外找些野菜果子之类,不想手臂被尖锐的树枝划破,血液流淌,滴进了一旁的水里,他刚要离开,水面却出现了一个清俊书生的影像,薛洋不自禁的“哈?”了一声表示疑惑,对方却猛地转过了头,张望了半天。

“也许丫头说的对,我最近是读书读的的太痴迷了些,竟然听到了什么声音似的。”那书生一边提笔沾墨,一边笑着低语,看上去温和而无害。

他看上去是个好人,薛洋心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到他,但是闲来无事,我倒是可以吓他一吓。

“你听得到我说话?”薛洋掐着嗓子问他。

“哈哈,谁家的小朋友,这么调皮。”那书生放下了毛笔,扭头看着四周,嘴角还带着一丝如春风的笑意。

“我叫薛洋,我本来住在山涧的,在水里看到了你,你看得到我?怎么说我是小朋友。”薛洋戳着水面,挑起的水花绽开朵朵涟漪,但书生的影子依然映在水面上。

“我叫贺玄,一介酸腐书生罢了。倒是你,小小年纪怎么住在山里?小公子,听我一句劝,快回去吧,家里人会担心的。”

这确实是个温柔的人,还很爱笑。薛洋换了一根小木棍,搅的池水泛起大片波纹,贺玄的脸也变得扭曲起来。

“我没爹娘。”薛洋小声说。

“抱歉,薛公子,贺某并非有意。”贺玄立即道歉。

“我没在乎这个,这么多年没有她们也是过来了,倒是你,和家人关系很好吧。”薛洋并没什么难过的表情,反倒是笑嘻嘻的。

“嗯,我父母感情很好,下有一个妹妹,还有……”他的话音戛然而止,竟露出个羞涩的笑容,红了一张清秀脸颊。

“你的夫人?”

“小小年纪,懂得甚么。”贺玄的一点旖旎心思全便做哭笑不得,不禁抱怨他。

“你怎么知道我小小年纪的。”薛洋拿起一个果子边吃边继续盯着那片水面。

“我有个妹妹,就喜欢像你这般掐着嗓子讲话,然后装成个小鬼模样吓唬我玩。”贺玄说到妹妹,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

“怪不得没吓唬到你,你很宠着她吧。”

“那是自然。”

贺玄那边话音刚落,水面就消失了他的身影,薛洋等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出现,就扔下果核走了。

过了些日子,贺玄刚将染了墨的毛笔丢进笔洗,突然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少年抽泣的声音。

“是薛公子吗?”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少年。

“贺……玄”薛洋压抑着疼痛回应他的呼唤。

虽然不知道怎么又听见了贺玄的声音,但是疼痛让他难以细想,一只手托着小指粉碎的另一只手,疼的几乎昏迷。

贺玄看不见他的身影,但是也知道他必然是受了重伤,焦急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絮絮叨叨些处理的方法,薛洋尽力做了几样,手指没有保住,但好歹留了条小命在。

这次交流的时间特别长,他的伤口几乎愈合才中断。

薛洋也差不多摸清楚了他们见面的方式,把血滴进水里,量越大时间越长些,或者直接用血聚出一片“水”,但是他没有什么找人聊天的爱好,对方是个书生,他不想太过打扰对方,更不想让对方窥探自己的生活。

而贺玄,则是在想那少年疼痛中发出的誓言,他断我一指,我迟早灭他全家。

当真值得这般?贺玄心想,他性格温和隐忍,不爱争抢,也不慕高官厚禄,心中所想也不过是当个小官,能在父母年老时让他们安享晚年,看着妹妹嫁个好人家,然后和未过门的夫人结了婚,过着不奢华富贵但温馨的平凡日子。

薛洋没有想到,下次再见贺玄,竟是对方先看到了他。

这时的薛洋早已被金光瑶带到了兰陵。

“薛公子。”听到熟悉的称呼,薛洋愣了一下,这声音哪有过去的温柔轻缓,简直如同恶鬼一般。

“贺玄?”此时刚成为金氏客卿的薛洋有着不小的自由活动空间,他随手拿来一只茶杯,虎牙咬破指尖,把血滴了进去。

然后就被震住了。

贺玄早已没有那副书生时的模样,看不出人形,凭着薛洋长期和死物打交道的本事,他一眼看出,他已经不是人了,他的周围,也全是“那种东西”。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在他间接救过自己一命的份上,薛洋迅速告诉他了几个对付这些东西的简易办法,也算聊胜于无。

对方则在迅速掌握方法之后反杀了回去,然后身影消失在了水面上。

过了近一年,薛洋早就猜测出两边时间流逝不同,当他以为那个书生可能已经消失了的时侯,竟再次听到那青年人的声音。

“薛公子,你现在看来过的还不错。”贺玄的声音又变了样子,清清冷冷的,带着些难以觉察的尊贵感。

“你怎么回事?”薛洋手上还有一道伤口,他随便用指甲挖开,滴了些血进旁边的池子里。

水面上的人还是贺玄吗?薛洋先是有些震惊,又觉得有些有趣似的,翘着二郎腿看着水面。

“明兄!陪我下去玩吧!”突然一个白衣拂尘的身影闯了进来,贺玄拿的大概是只水杯,衣袖一掩便遮了个彻底。

“不要。”

“明兄,你就陪我下去吧,上次哥哥话说的是有些重了,我教训过他了,你莫要因此与我生份了。”女子声音娇柔清脆,语气里带着些娇嗔之意,再加上方才的惊鸿一瞥,薛洋暗叹贺玄好福气。

“罢了。”贺玄把杯中水倒掉,薛洋也看不到什么后续了,伸了个懒腰继续去摆弄起了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

过了几天,薛洋才再次和贺玄联络上。

“哟,那天那个,不会就是你那个心上人吧。”薛洋笑的揶揄,但贺玄却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薛洋看不懂那是什么,但绝对不是对待心悦女子的样子。

“她纠缠你?不至于吧老兄,她长得不错身材好,不至于这个表现吧。”薛洋有几分尴尬,他从来没有什么喜欢的女人,也没什么很印象深刻的人……除了那天那个事儿多管得宽的白衣道士。

“那是个男的,叫师青玄。”贺玄表情更冷。

“哟,和你一样名字都有个玄呢。”薛洋对对方性别不感兴趣,况且贺玄的表现,不像仅仅因为对方性别的样子。

“说来话长……”贺玄将自己这百年来的事情娓娓道来,薛洋听的兴致勃勃,在对方停下时还有些意犹未尽。

“所以那个师青玄,占的是你的命格?他哥就是害你全家的人?”薛洋咂咂嘴,这可比那金光瑶的故事有意思些。

“就是这样。”贺玄也没什么沉痛的表情,只是一脸冷漠,或者说,麻木。

薛洋也呆愣了几分,现在的他和当年差的确实大了些,大的他都有些不认识。

恍惚间又过了时间,青年的身影消失在了水面。

“薛洋!快跑,有后有人。”在义城郊外,薛洋被人追杀着,鲜血不断滴下,贺玄则借着视角的优势,提醒他逃走的路线。

“你他妈说的轻巧。”薛洋反手刺出降灾,干脆利落的一击毙命,然后继续逃跑。

终于临近了小城,薛洋倒在血泊中,倒是和当年刚折断了小指的少年有几分相似。

这些年他们变得都太多了。贺玄心想。

“道长!别过去啦,哪儿有什么人呀,快和我回去嘛。”

“我还是去看看罢。”

贺玄看到一个白衣道士走来,后面跟着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她似乎很不想让那个道士过来的模样,气的跳脚但也无可奈何。

他看着他们带走了薛洋,然后单方面终止了通讯。

这个白衣道人,他是认识的,他们之前某次通讯中,他看见了这个男人,晓星尘。

他不想多看这个人,他和师青玄身上有着相似的东西。


“我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玩意把我捡回来了。”薛洋怕惊到那“两个”瞎子,小声道。

贺玄不禁想,若不是现在,若是薛洋当年小指受伤的时侯遇到的是晓星尘……

可惜没有如果。

“你要报仇吗?”贺玄把荒唐的想法甩出脑海,问到。

“当然了。”薛洋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但在他这凄惨的外表下,还真没什么可怖的感觉了。


两人这段时间断断续续的联系,某次他再问到报仇的时候,薛洋居然犹豫了一下。

贺玄万万没想到,再下次的见面,发生的事情。

他看着晓星尘的剑刺进薛洋的腹部,看见薛洋残忍的剖白,看见晓星尘绝望的低语。

然后看着那白衣拂尘的身影将剑刺入自己的身体。

他突然一阵心慌,像是预见到了什么似的。

薛洋不顾伤口,完全失态的做出了很多他们清醒时看来非常可笑的举动,但是贺玄笑不出来。

“明明是讨厌他的,不是吗?何必惺惺作态。”他不禁说到。

但是贺玄看得出来,薛洋是真的慌了。

他突然不想看下去,干脆闭上了眼睛,陷入深眠。

梦中他看到了一个白衣身影要用剑刺向自己,他本是远远观望,却突然发现那身形不是晓星尘的模样,他赶过去时已经迟了,那人的身体软软到下,然后,露出了师青玄的面容。

他又在梦中醒来,数百年来第一次失了态,他摔砸着东西,仿佛借此发泄心中的那一丝不合时宜的心痛。


彻底杀了真正的明仪那天,贺玄看着被他挣扎划开手臂,不顾花城和鬼市众鬼,找了水杯把血滴入。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白衣盲眼道长。

贺玄仔细看了半天,他也是个伪装成别人的高手了,此人举手投足包括一些小细节与晓星尘几乎别无二致,只是晓星尘是不会这么照着镜子的。

这是薛洋?他有些兴趣的看着“晓星尘”。

那个人模仿了很多晓星尘的动作,让他看的不禁鼓掌叫好,像,太像了。

然后他看着那个人情不自禁贴近了镜子,在镜面上吻了一下,然后终于露出了薛洋的样子,暴怒的打碎了镜子。

贺玄看的心烦,又有些惊诧,难道薛洋对晓星尘……

那又如何呢?人都死了,还是你亲自逼死的,贺玄嘲弄的想。


最后一次见到薛洋时,他的手臂断了,却疯狂的再次扑向敌人,仿若飞蛾扑火。

还给我。

还给我!

还给我!!!

他听着薛洋的呼喊,从绝望的低语到暴怒绝望的喊叫。

薛洋知道他拿不回来的,贺玄心想。

他死了,手里还攥着一颗放太久了的变质的糖,捏的用力,已经碎了。

他从此魂飞魄散于世间,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得到。

人间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五阴炽盛,这小小年纪的少年竟是经历了大半。

什么东西断裂的感觉,贺玄知道,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仇还是要报的,薛洋过分扩大了仇恨,他却是理所当然的可以报复。

他戏弄着风水二师,让他们陷入绝望,看到师青玄想要自杀的时侯他突然想起了晓星尘。

然后他提出了那两个要求,其实却没有一个真正会害死师青玄的性命,当着风师的面,杀了他的哥哥。

带着师无渡的头颅和师青玄,他逃走了。

师青玄还是那副惊吓过度的模样,不停的小声呢喃着自杀,贺玄只好将他打晕,看着昏迷的师青玄,贺玄突然想起来了那同样是白衣拂尘的道子晓星尘,想到了晓星尘自杀后拿着锁灵囊办成他模样孤单坐在义城的薛洋:

“我害了一个人”

“他对我很好很好,虽然他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他白衣拂尘,明月清风”

“我报仇了,但是到头来,我怎么心里更空了呢?”

薛洋,现在我懂了,我也后悔了。

但是我没有退路。

三生三世十里笑话x魔道台词

“桃花债禁止抄袭”
“那好,我站在墙上抄,不算破禁吧”

“是,我就是抄来的,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

抄大风,挂网上,一统三生厚颜无耻。

她并不怕抄,这些年来,也抄过很多次了,但抄完了书,毕竟还是会被怼。
如果有个人能告她,就再好不过了。

唐抄抄,你冲我来,我……一定打爆你!

网友!怼她!快怼她!

唐抄抄,我想带你图,回b站鬼畜区,带回去,黑起来。

抄抄!你给我听好!好好等被黑,死也要等着!晓不晓得!

原创也是书,抄袭也是书,原创为何不能为抄袭所用?

抄她写过的书,抄她写过的梗

唐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你看看这法庭,抄袭狗进到这里来,连人带钱,有去无回,而你,也永远都别想出来

大风,我抄你的文出书了,过来给你看看

大风微笑着指指桃花债:“这个如何?”
唐抄抄:“我的。”
……
唐抄抄盯着他,一字一顿,清晰无比的说:“我的。”

网友,为什么我当年只不过是写了一部致敬作品,就要被你们翻旧账一直翻到如今!

或者换个说法,黑你,怼你,举报你,随便怎么你

是!我是有书抄没书写,轮得到你们来怼我?

你若是执意要抄大风的书,我便保不住你。

唐七一人远,人远怼不散

哼,你把那网友和公司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哼,就没有人给我收过尸,不差这一次。

我们到的时候,唐七就看着大风的书,给4s抄着灵句,自始至终,大风对她说的都是一个字:滚

唐七,你说过将来我盗图你抄袭,一辈子狼狈为奸,永远不道歉不要脸,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
你凭什么……凭什么不带我赚钱


唐七之子,无怪乎此

大家不要去怼抄袭的那个人了!

南北火是小号!大号叫红尘陌上
此人面可磨面,额可跑马
自己给自己几百打赏
拒绝承认抄袭,删除和平评论只留下了撕逼评论
目标非常之明显,蹭魔道热度火起来
不要怼她啦!那是小号!
善用举报,不要回复,么么哒
她已经从一百名升到二十名了!
有的评论是友军,不要急着开炮

魔道祖师抄袭事件最新进展
作者厚颜无耻拒绝承认,反咬一口
我可以说,我们根本没有半个脏字的评论也一律被删除,而所有黑魔道的评论全被留下了,我们亲眼看着亲友们被删除,也有截图,lof不能发那么多而已
各位不要去留评论了!她会删除的!
她已经从一百多名被刷到二十名了!
不要给她添热度了!
现在需要各位宝贝们,善用举客服举报
以及需要会做调色盘且心理承受力强的dalao,这文太累了我们已经瞎了眼睛了

刚刷到生死与共,顺手截到一个铃儿笑,有没有已经刷到9999的大佬,9999是什么关系啊

女装大佬的酒后记事

一个怜怜喝了点儿酒之后带着青玄男身女装的制杖小短篇

在一个,可怕的夜晚,看了那个堪比亲妈料理一样令人绝望的更新
作为一个,脑洞大,人懒,手癌,取名废,的理科生
我决定,码一篇惦记了一个礼拜的文安慰自己受伤的心
大家还没一起女装 千万不要闹掰啊
魔道剧组道具串场注意
以及那句好看是指比莫玄羽的壳子好看
某两个字殿下是微博禁词,就用仙乐代替了,这篇是从微博搬过来的

一白衣人穿过层层红幔,她那比寻常女子更修长窈窕的身材和在满室红色中格外显眼的纯白衣衫引得不少人暗中侧目,却每每都在将要看到女子面容时忽来一阵怪风,吹起红幔,挡住了好奇的视线。
女子臂挽拂尘,腰间别着一把折扇,一派出尘之气,再观相貌,一派温雅清丽,若是天庭神官看见,大概都不难猜出此人即是风师青玄。
青玄微蹙眉头,忽的在无尽慢帐之间找到了所寻之人的方位,掀开帘子,看见里面人的样子,青玄不禁眼皮一跳。
“哎呀仙乐殿下,你这是……”师青玄看着面色艳红眼神迷离的谢怜,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谢怜眯起眼睛看了半天,似乎在确认眼前的人是谁,在看出是师青玄之后脸上忽的绽开一个笑容。
“风师大人来啦,来尝尝这酒,好喝的紧,这酒可是出名,叫天子笑。”
师青玄知道谢怜不胜酒力,一时也无法估计他究竟喝了多少,便决定先顺着这个醉鬼来。
他接过酒坛子尝了一口,眼睛一亮:“好酒!”
谢怜见此,嘿嘿笑了起来,显然意识还很不清醒,又忽的想到什么似的,略微有些不满道:“风师大人,这儿安全的很,没人看得到里面,你为何不变回本来样貌呢?”
“这……说的倒也是。”师青玄略略思索一下,觉得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便变回了男相,相较之前的温婉美人,他的男相更为儒雅风流。
谢怜又露出那个微妙的笑容,师青玄眼皮跳的更厉害了,直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风师大人,可曾试过那女子装束?”谢怜趴在桌子上,歪头看着师青玄。
“有啊?”师青玄一怔,他刚才穿的不就是吗?
“不不不,我是指,以男身女装。”谢怜伸出食指左右摇了摇。
师青玄一边觉得事情发展似乎要朝着什么奇怪的方向一路狂奔,一边又隐隐觉得有些有趣:“有过,但是基本都是因为从女相变回的时候衣服并非法术所化,仙乐殿下可试过?”
谢怜点点头,然后歪歪扭扭的拧来拧去回头拿起一堆水色锦缎。
“所以,风师大人,要来玩吗?”
“……来哦。”已经有点喝多的风师玩性大发,一口答应。
师青玄的手是很巧的,谢怜柔顺的长发不一会儿就成了一个简单的髻,但是他一直扭动,也不太方便下手,师青玄便把他放在一边,准备去找他的衣服。
风师拎起那身水蓝色的裙子,定睛看了一会儿,发现这大概是谢怜给他准备的,又在屋中走了一圈儿,他似在寻找什么的样子吸引了侧趴在桌上的谢怜,谢怜大为好奇的问道:“风师大人可是丢了什么东西?”
“你的那套呢?”师青玄回头问他。
“我并没有说我也要穿。”谢怜露出一个和平时很不同的笑,眼中带着些狡黠。
“不行!你怎么这样。”师青玄一副气鼓鼓的模样,随手拿法力化出一套白衣。
“……”哦豁,这下玩大了。
谢怜一脸绝望的看着师青玄一步步走来。
一盏茶后,一白一蓝两个人影对视而立,单看容貌,仅是带点英气的美丽少女而已。
“为何风师大人你还会用这些东西?你不是直接用法术便可吗?”谢怜看着那一堆小盒小罐,如果不打开嗅闻观察,完全不知它们是何作用,就算打开也完全分不清。
“也不能总是用这张和我这么相似的脸啊,有时候需要改动。再比如去一些风月场所,就不能淡妆出去啦。”师青玄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脸,看上去很满意。
突然慢帐被掀开,两人俱一惊,扭头看去,只见一角红衣和柔顺黑发。
花城算是刻意来寻谢怜的,但是……
师青玄醉酒之后法力实在不怎么稳定,导致在以真身出现的法力高强的花城面前,谢怜几乎完全的本样出现,白色的衣服几乎就是几片残损布片,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身体。
花城眯了眼睛,温声道:“我外裳给你罢。”
“哦。”谢怜乖乖借过红衣捂好自己,师青玄看着他俩,又不怎么想三人共处一室,愤愤一振衣袖回了天庭。
“哥哥,你们这又是在玩什么。”
“三郎,我给你也化上罢!我方才已经学会了!”谢怜一把把花城推坐在椅子上,开始涂抹起来,花城虽面带笑意由着他胡闹,但心底总有两分不妙的预感。
“好啦!你去看看吧。”谢怜给他束好发,站在他的身后,不过听声音大概是忍着笑意的。
花城站在镜子前,精神一片恍惚。
“……差点儿以为我看到二嫂了呢。”花城心想。
白的可怕的脸,两坨不对称的大红,红带斜斜扎起的长发,红色外裳下的黑红衣服,满地的天子笑。
不过我这张脸还是更好看些。
花城心想。
回头看着谢怜的笑脸,他不禁也笑了。
――end――

随笔段子


赛季后的发布会,记者照例提出了对于赛季比赛的问题,张新杰得体的逐条作答,一切看上去与以往的发布会别无二样,但是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个和谐的局面。
“霸图在引进第一弹药张佳乐和曾经呼啸队长林敬言后依然没得到冠军,霸图战队至今只有第四赛季一个冠军,对于一个老牌战队,这样的成绩是如何配得上人们尊敬的?而张副队感觉本赛季的表现如何?”这位记者语气不善的问。
“那么你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吗?”张新杰的眼睛藏在反光的眼镜下,他端正坐姿,认真地问道。
“ 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啊。 ”记者显然没有反映过来他的用意何在。
“第二高峰呢?”张新杰继续追问。
“我需要记得这些吗……”记者回答他。
“乔戈里峰。”张新杰像没听到一样自己回答:“ 第三高峰是干城章嘉峰,第四高峰洛子峰,第五高峰马卡鲁峰。”
“你可能要问我,这和你的问题有什么关联吗?我可以告诉你,你不记得这些,是因为你觉得没有必要,但我记得这些,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很重要。”然后放弃了
“也许你觉得霸图不够强,名不副实,你看到的霸图只有失败,但在我,在我们眼里都是队员的努力,都是值得珍藏的。”
“谢谢你的提问,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在下一个赛季,我们会继续努力。”

其实这是新杰生日是就有的脑洞,本来想扩个全文……

思念于2015离去的你

伞修伞无差
感觉眼熟正常,我发过一次,后来发现bug删了重改
题目……忽略他,写得时候正好在听思念于夏日离去的你

“k2015,3车40号……”叶修叼着根烟,含混不清的咕哝着:“唉我说,你们这站台也没有个服务的警卫啊,幸亏还有你这家伙,这节车厢这次居然跑站台的最边上去了,要不是我找你问了,车来了还不好过去呢。”

他穿着一件挺普通的衣服,提了个小小的手提便携旅行箱,里面似乎没什么东西,他神态随意,不过整个人倒像打理过一样,面容比较整洁,头发也是刚洗的,好像还抓了发型。

“啊,特殊时间段,咱这又是小站点,人少嘛,人家也有家庭,都回去啦。这车倒也有趣,每次车厢对应停的位置都不一样,下次更指不定停在什么奇葩位置呢。这年头,绿皮火车和这种车站可都不常见了哟,要不是偶然来了这边,怕是一辈子都难见到这玩意儿。”车站售货员笑眯眯的说。

“啧,那你不也还是在这里啊。”叶修不以为然的轻声啧了一下,走到车站最前边,头也不转的玩起了打地鼠。

没一会儿车就进站了,下了一些人,这节车厢上去的就一个叶修。原因也简单,就像售货小贩说的那样,地点和时间点特殊,人少。叶修所在的车厢里更是只有稀稀拉拉的十五六人坐在车里。

虽然整节车厢大多都空着,不过这些人似乎也都是有素质的,坐号对的规规矩矩,行李甚至都没乱放过界,叶修也对着坐号坐下了。

他对座是个长得挺清俊的男孩子,看上去面色有点差,有些疲倦的样子,二人相对10分钟无言。

叶修到的地方离这个站点也近,以绿皮车的速度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现在太闷得慌,他本想直接再来根烟,一看旁边有个女人抱着个五六岁的包子脸小孩儿,那小包子还一直盯着自己瞅,寻思一下又把烟放了回去,微微瘪了下嘴,想去摸根棒棒糖缓解一下烟瘾症状。

“给。”没等他摸到,对座那个男孩突然扔来一根棒棒糖,有点像给小孩子的糖果,柠檬形状。

“谢谢。”叶修剥开糖果皮叼住了棒棒糖。

“我看,你似乎有烟瘾啊?叼会儿棒棒糖吧,挺管用的。”那个长相颇为清秀好看的男孩子问道。

“是有点用,不过这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抽烟吗?”叶修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孩子,五官很好看,还有点稚嫩的感觉,很白,看上去就应该是个好孩子,但叶修依然这么问了一下。

“我刚18。”男孩皱了下眉头。

“我16就抽烟的,那你熟人抽烟?”叶修随口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应该是没有啊……我家人都死了的,亲人只有一个小妹妹,我也不记得怎么知道的。”男孩回答他。

“哦……不记得啊。”叶修应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啊,我叫苏沐秋,你呢?”男孩子笑了笑,很爽朗大方的样子。

“叶修。”叶修回答他。

“你到哪里?我到终点站。”苏沐秋随意的和叶修聊天。

“我到你前两个站点下去,还有40分钟左右就到。”叶修看看手表。

“哦,叶修,你会玩扑克不?”苏沐秋问他。

“你想玩什么,随意选,我就会21点。”叶修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你这是让我选的态度嘛……”苏沐秋瞪他一眼。

“其实我的意思是沐秋大大你可以教我的,我可是有带脑子的。”叶修点点自己的头。

“那就先玩会儿21点?”苏沐秋转身去拿扑克牌。

“好,不过每个人规矩可能都微妙的不一样吧,你玩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规矩吗?”叶修看着苏沐秋拿出的扑克,那副扑克的包装看上去是崭新的,但里面的扑克的边角却略有磨损。

“哦,我和沐橙……就是我妹经常的玩法是JQKA都是1,不带大小王玩的,一打牌洗好扣过来,抽一张翻一张。”苏沐秋刷刷抽出了大小王,他洗牌的手法看上去有点生疏,这时叶修才注意到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我先抽?”叶修从苏沐秋手里拿过那打牌,苏沐秋的手很凉,叶修碰到他手的一刹那他就缩回了手指,叶修也并未在意。

“A…7…10”叶修连抽三张,翻开已经是18了。

“哟,叶修大大还抽不抽啊。”苏沐秋笑眯了眼。

“不了,”叶修收回牌:“我更喜欢稳一点。”

“哦,那么到我了。”

10……7……

“沐秋大大还抽不抽啊。”叶修模仿着苏沐秋之前的语气反问他。

“抽啊,冒了的话,大不了就重头再来呗,人生就是要不惧失败的浪~”苏沐秋边说边抽了张牌。

下一张的牌面是3,苏沐秋20点,叶修18点。

“再来再来。”叶修刚准备拿过那打牌,苏沐秋的手却按住了他的手背。

“叶修大大不能这样啊,输了不能白输啊,要有惩罚的呀。”苏沐秋笑的灿烂无比。

“别往脸上画王八就成啊。”看着苏沐秋伸来的手,叶修闭上眼睛半开玩笑的说。

“我没有笔,怎么画的?”苏沐秋哭笑不得。

叶修还是闭着眼睛不看他,直到额上一疼。

“我去沐秋大大你弹我脑袋蹦!”叶修一脸纠结。

“这规矩是我妹妹定的。”苏沐秋耸耸肩。

“……”你个死妹控。

“叶修大大还来不来?”苏沐秋挑衅似的笑笑。

“来!”叶修再次翻牌,又是18!

“还要不要?”苏沐秋看着他。

“不……”叶修依然选择保守派。

然后他就看着苏沐秋浪出了一个21点。

“再来!”

“再来!”

“再来一把!”

……

“叶修大大,你这要不先攒着吧……”离叶修下车还有10分钟,叶修依然在玩这个游戏并长败。

“呵呵。”叶修的斗志已经被燃起,哪有那么好说话的。

“这样,叶修大大我教你个别的,小猫钩鱼,听说过没?”苏沐秋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听起来好弱智啊?”叶修吐槽。

“这些牌一人一半,你可以随意从一面开始出牌但确定从哪儿开始不可以换面,出到J可以拿走上面所有牌……”苏沐秋给他慢慢讲解。

“哦,好。”叶修看了一眼牌,整理了一下顺序。

然后就是苏沐秋不停的轮到j拿走牌,叶修一直没有大赢过,很可怜的只剩几张牌。

“喔,叶修大大你不行呀。”苏沐秋看着叶修手上几乎没有的牌,啧啧笑道。

“呵呵。”叶修笑的意味不明。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列车即将到达xx站,请下车的旅客……”甜美的女声响起,叶修的这局牌也到了尽头,显然的惨败。

“很高兴见到你,我们还会再见的。”叶修把手里仅有的两张牌扣下,对苏沐秋摆摆手,下了车。

苏沐秋翻开了那两张牌,突然笑了。

那是两张J。

【伪end达成】





【前方真结局,高能(x】

叶修打开手提包,里面除了一束天堂鸟以外空无一物,他刚把花束放下,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都说了,这车鬼着呢。”

叶修回头,说话的人赫然是那个卖货小贩。

“你也真是,年年都要来干嘛啊,他都不记得你了你还要来,烦。”小贩半真半假的抱怨。

“为了不让他寂寞呗,当年要不是我看那车厢还有俩空座让他过去,他也不能死吧,或者如果我回去拿东西时同意他一起回去,他也不会有事吧?”叶修笑笑,抽出糖棍,又叼起了烟。

“啧啧,他死这么多年了都,那是他的劫,就算没你这事,他也要死的。”小贩咂嘴。

“呵呵。”叶修吐了个烟圈,转身走了。

他的身后,一张报纸飘落在地,头条上血淋淋的几个大字【火车k2015次列车被翻滚下的汽车砸烂第3车厢,全车厢15人死亡,其余人重伤】。

【真end达成】


【解释剧情和伏笔的时间】
第一是叶修等车全程玩打地鼠机没看周围因为其实只有这节车不上人。
人们坐的整齐是因为原来周围都是有人的,但那些人活下来了,所以都离开了,更都不愿回来,只有叶修在每年这时回来。
叶修问伞哥抽烟的事,其实是他曾经没问的,至于伞哥为什么知道棒棒糖,我的意思是因为叶修原来和他讲过,这次叶修拿糖之前就被伞哥送糖了。
还有点细碎的东西,不赘述啦。
伪结局那个J的意思就是叶修让着伞哥不出J,这游戏牌乱,伞哥那句“叶修大大不行啊”指的是叶修的运气,伞哥以为叶修没有J牌【背面翻牌牌还乱,全记住牌是不大可能的】。
至于伞哥外貌设定的面色差和他的手冷,都是阴气大的表现啦。

后记:
随笔写个文儿
这就是一个莫名奇妙的故事,没有意义
其实是两个相同背景不同风格的故事
一个注定的结局,全程流水账
伪结局的灵感来自风花树里的一段话,里面小周是作家
原文意思是: 周泽楷写了一本小说,他坚持要bad ending,主人公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红嘴鸥,也再也没有见过他想的人,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一场莫名其妙的相遇和擦身而过,以及结局处毫无意外的离别。
看了之后感觉我也想写一个这种故事,不过小说里小周添了结局变he了,我则选择添了be。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