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鬼

全职高手相关,主正副队联盟,虽然腐但是坚持自己写的是清水友情向文,不吃all叶吃叶all,文州新杰小江三大本命,文州cp吃喻黄喻周喻叶喻

女装大佬的酒后记事

一个怜怜喝了点儿酒之后带着青玄男身女装的制杖小短篇

在一个,可怕的夜晚,看了那个堪比亲妈料理一样令人绝望的更新
作为一个,脑洞大,人懒,手癌,取名废,的理科生
我决定,码一篇惦记了一个礼拜的文安慰自己受伤的心
大家还没一起女装 千万不要闹掰啊
魔道剧组道具串场注意
以及那句好看是指比莫玄羽的壳子好看
某两个字殿下是微博禁词,就用仙乐代替了,这篇是从微博搬过来的

一白衣人穿过层层红幔,她那比寻常女子更修长窈窕的身材和在满室红色中格外显眼的纯白衣衫引得不少人暗中侧目,却每每都在将要看到女子面容时忽来一阵怪风,吹起红幔,挡住了好奇的视线。
女子臂挽拂尘,腰间别着一把折扇,一派出尘之气,再观相貌,一派温雅清丽,若是天庭神官看见,大概都不难猜出此人即是风师青玄。
青玄微蹙眉头,忽的在无尽慢帐之间找到了所寻之人的方位,掀开帘子,看见里面人的样子,青玄不禁眼皮一跳。
“哎呀仙乐殿下,你这是……”师青玄看着面色艳红眼神迷离的谢怜,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谢怜眯起眼睛看了半天,似乎在确认眼前的人是谁,在看出是师青玄之后脸上忽的绽开一个笑容。
“风师大人来啦,来尝尝这酒,好喝的紧,这酒可是出名,叫天子笑。”
师青玄知道谢怜不胜酒力,一时也无法估计他究竟喝了多少,便决定先顺着这个醉鬼来。
他接过酒坛子尝了一口,眼睛一亮:“好酒!”
谢怜见此,嘿嘿笑了起来,显然意识还很不清醒,又忽的想到什么似的,略微有些不满道:“风师大人,这儿安全的很,没人看得到里面,你为何不变回本来样貌呢?”
“这……说的倒也是。”师青玄略略思索一下,觉得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便变回了男相,相较之前的温婉美人,他的男相更为儒雅风流。
谢怜又露出那个微妙的笑容,师青玄眼皮跳的更厉害了,直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风师大人,可曾试过那女子装束?”谢怜趴在桌子上,歪头看着师青玄。
“有啊?”师青玄一怔,他刚才穿的不就是吗?
“不不不,我是指,以男身女装。”谢怜伸出食指左右摇了摇。
师青玄一边觉得事情发展似乎要朝着什么奇怪的方向一路狂奔,一边又隐隐觉得有些有趣:“有过,但是基本都是因为从女相变回的时候衣服并非法术所化,仙乐殿下可试过?”
谢怜点点头,然后歪歪扭扭的拧来拧去回头拿起一堆水色锦缎。
“所以,风师大人,要来玩吗?”
“……来哦。”已经有点喝多的风师玩性大发,一口答应。
师青玄的手是很巧的,谢怜柔顺的长发不一会儿就成了一个简单的髻,但是他一直扭动,也不太方便下手,师青玄便把他放在一边,准备去找他的衣服。
风师拎起那身水蓝色的裙子,定睛看了一会儿,发现这大概是谢怜给他准备的,又在屋中走了一圈儿,他似在寻找什么的样子吸引了侧趴在桌上的谢怜,谢怜大为好奇的问道:“风师大人可是丢了什么东西?”
“你的那套呢?”师青玄回头问他。
“我并没有说我也要穿。”谢怜露出一个和平时很不同的笑,眼中带着些狡黠。
“不行!你怎么这样。”师青玄一副气鼓鼓的模样,随手拿法力化出一套白衣。
“……”哦豁,这下玩大了。
谢怜一脸绝望的看着师青玄一步步走来。
一盏茶后,一白一蓝两个人影对视而立,单看容貌,仅是带点英气的美丽少女而已。
“为何风师大人你还会用这些东西?你不是直接用法术便可吗?”谢怜看着那一堆小盒小罐,如果不打开嗅闻观察,完全不知它们是何作用,就算打开也完全分不清。
“也不能总是用这张和我这么相似的脸啊,有时候需要改动。再比如去一些风月场所,就不能淡妆出去啦。”师青玄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脸,看上去很满意。
突然慢帐被掀开,两人俱一惊,扭头看去,只见一角红衣和柔顺黑发。
花城算是刻意来寻谢怜的,但是……
师青玄醉酒之后法力实在不怎么稳定,导致在以真身出现的法力高强的花城面前,谢怜几乎完全的本样出现,白色的衣服几乎就是几片残损布片,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身体。
花城眯了眼睛,温声道:“我外裳给你罢。”
“哦。”谢怜乖乖借过红衣捂好自己,师青玄看着他俩,又不怎么想三人共处一室,愤愤一振衣袖回了天庭。
“哥哥,你们这又是在玩什么。”
“三郎,我给你也化上罢!我方才已经学会了!”谢怜一把把花城推坐在椅子上,开始涂抹起来,花城虽面带笑意由着他胡闹,但心底总有两分不妙的预感。
“好啦!你去看看吧。”谢怜给他束好发,站在他的身后,不过听声音大概是忍着笑意的。
花城站在镜子前,精神一片恍惚。
“……差点儿以为我看到二嫂了呢。”花城心想。
白的可怕的脸,两坨不对称的大红,红带斜斜扎起的长发,红色外裳下的黑红衣服,满地的天子笑。
不过我这张脸还是更好看些。
花城心想。
回头看着谢怜的笑脸,他不禁也笑了。
――end――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