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鬼

全职高手相关,主正副队联盟,虽然腐但是坚持自己写的是清水友情向文,不吃all叶吃叶all,文州新杰小江三大本命,文州cp吃喻黄喻周喻叶喻

思念于2015离去的你

伞修伞无差
感觉眼熟正常,我发过一次,后来发现bug删了重改
题目……忽略他,写得时候正好在听思念于夏日离去的你

“k2015,3车40号……”叶修叼着根烟,含混不清的咕哝着:“唉我说,你们这站台也没有个服务的警卫啊,幸亏还有你这家伙,这节车厢这次居然跑站台的最边上去了,要不是我找你问了,车来了还不好过去呢。”

他穿着一件挺普通的衣服,提了个小小的手提便携旅行箱,里面似乎没什么东西,他神态随意,不过整个人倒像打理过一样,面容比较整洁,头发也是刚洗的,好像还抓了发型。

“啊,特殊时间段,咱这又是小站点,人少嘛,人家也有家庭,都回去啦。这车倒也有趣,每次车厢对应停的位置都不一样,下次更指不定停在什么奇葩位置呢。这年头,绿皮火车和这种车站可都不常见了哟,要不是偶然来了这边,怕是一辈子都难见到这玩意儿。”车站售货员笑眯眯的说。

“啧,那你不也还是在这里啊。”叶修不以为然的轻声啧了一下,走到车站最前边,头也不转的玩起了打地鼠。

没一会儿车就进站了,下了一些人,这节车厢上去的就一个叶修。原因也简单,就像售货小贩说的那样,地点和时间点特殊,人少。叶修所在的车厢里更是只有稀稀拉拉的十五六人坐在车里。

虽然整节车厢大多都空着,不过这些人似乎也都是有素质的,坐号对的规规矩矩,行李甚至都没乱放过界,叶修也对着坐号坐下了。

他对座是个长得挺清俊的男孩子,看上去面色有点差,有些疲倦的样子,二人相对10分钟无言。

叶修到的地方离这个站点也近,以绿皮车的速度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现在太闷得慌,他本想直接再来根烟,一看旁边有个女人抱着个五六岁的包子脸小孩儿,那小包子还一直盯着自己瞅,寻思一下又把烟放了回去,微微瘪了下嘴,想去摸根棒棒糖缓解一下烟瘾症状。

“给。”没等他摸到,对座那个男孩突然扔来一根棒棒糖,有点像给小孩子的糖果,柠檬形状。

“谢谢。”叶修剥开糖果皮叼住了棒棒糖。

“我看,你似乎有烟瘾啊?叼会儿棒棒糖吧,挺管用的。”那个长相颇为清秀好看的男孩子问道。

“是有点用,不过这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抽烟吗?”叶修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孩子,五官很好看,还有点稚嫩的感觉,很白,看上去就应该是个好孩子,但叶修依然这么问了一下。

“我刚18。”男孩皱了下眉头。

“我16就抽烟的,那你熟人抽烟?”叶修随口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应该是没有啊……我家人都死了的,亲人只有一个小妹妹,我也不记得怎么知道的。”男孩回答他。

“哦……不记得啊。”叶修应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啊,我叫苏沐秋,你呢?”男孩子笑了笑,很爽朗大方的样子。

“叶修。”叶修回答他。

“你到哪里?我到终点站。”苏沐秋随意的和叶修聊天。

“我到你前两个站点下去,还有40分钟左右就到。”叶修看看手表。

“哦,叶修,你会玩扑克不?”苏沐秋问他。

“你想玩什么,随意选,我就会21点。”叶修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你这是让我选的态度嘛……”苏沐秋瞪他一眼。

“其实我的意思是沐秋大大你可以教我的,我可是有带脑子的。”叶修点点自己的头。

“那就先玩会儿21点?”苏沐秋转身去拿扑克牌。

“好,不过每个人规矩可能都微妙的不一样吧,你玩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规矩吗?”叶修看着苏沐秋拿出的扑克,那副扑克的包装看上去是崭新的,但里面的扑克的边角却略有磨损。

“哦,我和沐橙……就是我妹经常的玩法是JQKA都是1,不带大小王玩的,一打牌洗好扣过来,抽一张翻一张。”苏沐秋刷刷抽出了大小王,他洗牌的手法看上去有点生疏,这时叶修才注意到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我先抽?”叶修从苏沐秋手里拿过那打牌,苏沐秋的手很凉,叶修碰到他手的一刹那他就缩回了手指,叶修也并未在意。

“A…7…10”叶修连抽三张,翻开已经是18了。

“哟,叶修大大还抽不抽啊。”苏沐秋笑眯了眼。

“不了,”叶修收回牌:“我更喜欢稳一点。”

“哦,那么到我了。”

10……7……

“沐秋大大还抽不抽啊。”叶修模仿着苏沐秋之前的语气反问他。

“抽啊,冒了的话,大不了就重头再来呗,人生就是要不惧失败的浪~”苏沐秋边说边抽了张牌。

下一张的牌面是3,苏沐秋20点,叶修18点。

“再来再来。”叶修刚准备拿过那打牌,苏沐秋的手却按住了他的手背。

“叶修大大不能这样啊,输了不能白输啊,要有惩罚的呀。”苏沐秋笑的灿烂无比。

“别往脸上画王八就成啊。”看着苏沐秋伸来的手,叶修闭上眼睛半开玩笑的说。

“我没有笔,怎么画的?”苏沐秋哭笑不得。

叶修还是闭着眼睛不看他,直到额上一疼。

“我去沐秋大大你弹我脑袋蹦!”叶修一脸纠结。

“这规矩是我妹妹定的。”苏沐秋耸耸肩。

“……”你个死妹控。

“叶修大大还来不来?”苏沐秋挑衅似的笑笑。

“来!”叶修再次翻牌,又是18!

“还要不要?”苏沐秋看着他。

“不……”叶修依然选择保守派。

然后他就看着苏沐秋浪出了一个21点。

“再来!”

“再来!”

“再来一把!”

……

“叶修大大,你这要不先攒着吧……”离叶修下车还有10分钟,叶修依然在玩这个游戏并长败。

“呵呵。”叶修的斗志已经被燃起,哪有那么好说话的。

“这样,叶修大大我教你个别的,小猫钩鱼,听说过没?”苏沐秋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听起来好弱智啊?”叶修吐槽。

“这些牌一人一半,你可以随意从一面开始出牌但确定从哪儿开始不可以换面,出到J可以拿走上面所有牌……”苏沐秋给他慢慢讲解。

“哦,好。”叶修看了一眼牌,整理了一下顺序。

然后就是苏沐秋不停的轮到j拿走牌,叶修一直没有大赢过,很可怜的只剩几张牌。

“喔,叶修大大你不行呀。”苏沐秋看着叶修手上几乎没有的牌,啧啧笑道。

“呵呵。”叶修笑的意味不明。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列车即将到达xx站,请下车的旅客……”甜美的女声响起,叶修的这局牌也到了尽头,显然的惨败。

“很高兴见到你,我们还会再见的。”叶修把手里仅有的两张牌扣下,对苏沐秋摆摆手,下了车。

苏沐秋翻开了那两张牌,突然笑了。

那是两张J。

【伪end达成】





【前方真结局,高能(x】

叶修打开手提包,里面除了一束天堂鸟以外空无一物,他刚把花束放下,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都说了,这车鬼着呢。”

叶修回头,说话的人赫然是那个卖货小贩。

“你也真是,年年都要来干嘛啊,他都不记得你了你还要来,烦。”小贩半真半假的抱怨。

“为了不让他寂寞呗,当年要不是我看那车厢还有俩空座让他过去,他也不能死吧,或者如果我回去拿东西时同意他一起回去,他也不会有事吧?”叶修笑笑,抽出糖棍,又叼起了烟。

“啧啧,他死这么多年了都,那是他的劫,就算没你这事,他也要死的。”小贩咂嘴。

“呵呵。”叶修吐了个烟圈,转身走了。

他的身后,一张报纸飘落在地,头条上血淋淋的几个大字【火车k2015次列车被翻滚下的汽车砸烂第3车厢,全车厢15人死亡,其余人重伤】。

【真end达成】


【解释剧情和伏笔的时间】
第一是叶修等车全程玩打地鼠机没看周围因为其实只有这节车不上人。
人们坐的整齐是因为原来周围都是有人的,但那些人活下来了,所以都离开了,更都不愿回来,只有叶修在每年这时回来。
叶修问伞哥抽烟的事,其实是他曾经没问的,至于伞哥为什么知道棒棒糖,我的意思是因为叶修原来和他讲过,这次叶修拿糖之前就被伞哥送糖了。
还有点细碎的东西,不赘述啦。
伪结局那个J的意思就是叶修让着伞哥不出J,这游戏牌乱,伞哥那句“叶修大大不行啊”指的是叶修的运气,伞哥以为叶修没有J牌【背面翻牌牌还乱,全记住牌是不大可能的】。
至于伞哥外貌设定的面色差和他的手冷,都是阴气大的表现啦。

后记:
随笔写个文儿
这就是一个莫名奇妙的故事,没有意义
其实是两个相同背景不同风格的故事
一个注定的结局,全程流水账
伪结局的灵感来自风花树里的一段话,里面小周是作家
原文意思是: 周泽楷写了一本小说,他坚持要bad ending,主人公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红嘴鸥,也再也没有见过他想的人,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一场莫名其妙的相遇和擦身而过,以及结局处毫无意外的离别。
看了之后感觉我也想写一个这种故事,不过小说里小周添了结局变he了,我则选择添了be。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3)